English   中文版
 
    

联系方式

地 址:青岛市经济技术开发区江山南路666号卓亭广场2-2806
传 真:0532-68974700
电 话:0532-68974700 15615727821
邮 箱:zhongzhouship@163.com

客 服:


公司新闻

难忘的海上生活
发布于:2018-01-24

 

船在海上锚训,漂泊一个月的时间,这次我彻底体会到了什么叫寂寞和无聊。我上船实习虽然没有明确具体岗位,但实习的范围是火控系统,除此之外也可以到其它部门看看。我喜欢这样的短期实习,比较宽松和自由。

    海上锚训,船上各部门每天训练的内容都差不多,主要是配合水下潜水器训练,各部门执行的任务一般都是重复来重复去,时间长了大家都感觉厌烦。训练时大家有事做,时间比较好过,训练间隙和结束时就寂寞难耐。船上没有电视机和收音机,同志们不是聊天就是看书,时间长了也没有什么好聊的,几本旧书和杂志也翻了好几遍,接下来就只有寂寞了。

   记得那次是一个好友送给我一本〈儒林外史〉,我看好几遍,都看腻了。现在留下印象最深的是范进中举后的疯样,真是十年寒窗无人问,一朝出名天下知。旧时的穷书生,头悬梁锥刺骨,从劳累、郁闷、到狂喜、直至疯狂的过程,想来是科举制度把人给逼疯的,所以,废除科举是一次制度上的革命,挽救和少造就了许多疯人。

    走出舱外,眼前是一望无际的大海,偶而能看到几只海鸥尾随舰船在飞翔,其他的什么也没有,没有想象的那么浪漫;回到舱里,人都是熟悉的面孔,一切都是老样子。这种寂寞没有海上生活的人是体会不到的,因此,我还是由衷地佩服那些老同志,他们就这样在船上生活了几年甚至十几年。

    忽然有一天海上狂风大作,暴雨倾盆。狂风卷着巨浪不时地扣到15米高的指挥台,各舱口盖也基本关闭,甲板上已经没有人敢走动,船头也不时地在海浪里拱来拱去。这样的风浪最少也有10级,让我还是有幸遇上,连那些在船上生活了几年的老同志都是头一次遇上。当时船上90%的人都晕船,大部分都趴在床铺上,像得了病似的。舱室里所有没有固定牢固的物品都散落下来,在地上滚来滚去,搞的到处噼里啪啦乱响。

    大自然的力量是无穷的,海上惊涛骇浪,把我平日里仰慕的大船搞得像个瓢查子,任海浪举落摇摆。船儿这样子上下起落左右摇摆几次,人的肚子里就开始翻江倒海,没有什么可以倾吐的了,就只有吐苦胆水了,那个滋味才叫“爽”啊!!

    其实我最佩服的是船长,那次海上遇到大风浪,他一个人一直在指挥台坚持了一昼夜。同志们讲,船长在海上生活了20多年,什么风浪都经历过。其实船长开始也晕船,只是海上生活时间长了,自然也就习惯了。我看这只是一个方面,更重要的是责任在肩。

    记得那天下午,同志们晕得不行了,都趴在床上呻吟,这时突然响起了“警报”声,只见大家一瞬间翻身跳下床,飞快跑出舱室,直奔自己的岗位就位,紧张地等待命令。我是最后一个跟着跑出来的,不知到发生了什么事情,心理好紧张。尽管海上风浪不减,但是,我看到同志们谁也没有晕船的意思了,说来也真是奇怪。大约过了20分钟时间,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,这时又响起解除“警报”声,只见大家马上吐出一口长气,随后就又松松懒懒地在喊晕…

    风浪过后,肚子里空空的,摆在桌子上丰盛的饭菜也没有食欲,唯一的希望就是早日回港。

    落日的海面金光灿烂,头顶上却还飘着毛毛细雨。我们结束了一个月的海上锚训,终于返航。一听船儿返航,同志们都特别高兴,赶快进行清洁卫生,整理物品。其实,我感觉最高兴的还是船儿靠泊码头后,双脚踏到岸上的那一时刻,简直就像回家的感觉,高兴的心情难以抑制。

   再有一件高兴的事就是大家抢家信。二十多年前的时候没有手机,固定电话都很少,打电话得到邮局,长途电话还要转几个电话台,挂通了还不一定找到人。那时与亲人联系都是靠书信,拿到了家信高兴得几乎都要跳起来。有时出海时间长了,能一次收到好几封信。

    实习结束回到岸上,我无论是白天工作还是晚上睡觉,好象还生活在船上,那种遥遥晃晃的感觉持续了一个星期才好……